好文筆的小說 《我的重返人生》-第804章 二三月,人在春風堆裡悅(求訂)鑒賞

我的重返人生
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
一眨眼就到了元宵节。
到这一天,意味着漫长的正月结束。
也意味着,这个晚上结束后,方歆小朋友要背着书包上学堂了。
应习俗以元宵当晚餐。
饭后,方年摸着方歆的脑袋:“明天一早就要去学校报名了,开不开心?”
“嗯……不是很开心。”方歆想了想,一脸认真道。
一听这话,方年就来劲了:“为什么不开心呢?是不是因为上学让你不开心啊?”
“只要你点头,我就跟你妈说,明天可以不去学校。”
方歆赶紧摇头:“没有没有,我很开心!”
然后还要强调一句:“我爱学习,真的!”
“小歆,来我这边,别给你哥哥逗你的机会!”陆薇语直接就看不下去了。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方歆连忙凑了过去:“臭哥哥!哼!”
“……”
乐呵呵的笑闹了会。
十点钟,方歆被要求去休息。
方年他们也没多待,也各自去休息。
次日一早。
还没回茅坝的方正国跟着去了明珠小学。
这次是难得是一家齐出动,方年、陆薇语、方正国、林凤都一块去了明珠小学。
多少有点隆重了。
不过报完名后,方歆就跟着林凤、方正国回了旁边小区的家。
临分别前,方正国说了句:“我下午回家,自己走,不用你送。”
方年倒是没强求。
男人嘛,毕竟是不太一样的……
正月十六,是2月7号,周二。
左右无事的方年同学跟着陆总走进了前沿科学。
新年第一次以陆总实习秘书的身份出现。
安安静静的过了一天上班生活。
相比以前,陆总的工作生活变得从容而自然,并不再需要那么浓烈的咖啡、茶饮来提神。
对管理者这三个字的理解也上了一个台阶。
“小方,泡杯茶。”
在陆总开口喊的同时,方年恰到好处的递上一杯刚泡好的茶。
陆总愣了:“咦?”
“怎么……”
方年欣然笑道:“陆总都有这么大的改变,身为陆总的实习秘书,我也该有所提升才对。”
“不错,很不错,小方你能成大事!”陆薇语一脸赞许道。
方年笑而不语。
相比之下,方年觉得前沿科学的员工说话更好听。
他去茶水间泡茶时,理所当然的碰上了其他同事,女孩子嘛,一个个叽叽喳喳的。
对有数个月没来过前沿科学的小方秘书那是很好奇的。
尤其是小方秘书还偶尔在网上冒泡。
一个二个的都觉得小方秘书早晚能成前沿的大领导。
那话说得就很动听。
方年听了很是开心。
陆总普通的工作日常过得很快。
方秘书也成长了不少,听了那么多的动听话,那也不能再是走进前沿科学的方秘。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几日后的周一,方年同学与陆学姐一同走进了复旦大学,开始了新一学期的学习。
关秋荷关总也在稍后进入了复旦管理学院,这个学期结束后,关总将彻底告别学校——
不过告不告别影响已然没有最开始那么大了。
无论是因为学习,还是因为工作层次的转变,关总都已经褪去了身上的管理青涩。
虽然最擅长的已然不是最高管理决策,但商务手腕高出以前不少……
新年过后的新学期,尽管相隔并不长,一个月出头,但班级上的变化还是不老少。
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。
罗乔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好吃,随时随地都能掏出零食。
苏栀不再想以前那么叽叽喳喳,文静了一些。
曾伊人显得开朗了不少。
高洁已经在准备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。
她们四人都有一个共同目标:争取保研,再不济考研。
无论是保研还是考研,都应该开始一定的准备工作。
复旦的保研名单会在大四上学期公布,如果不希望大四毕业有空窗期,考研也应该在大四上学期的那次参考并力求通过。
否则就要等到本科毕业后的下半年才能再考,正式入学就会到毕业后的次年秋天。
唠着这些,学业成绩相较最差的罗乔感叹道:“方年,真羡慕你,保研板上钉钉。”
闻言,方年微微一笑,平静道:“这你就错了,就算没有保研,你觉得我去考研会过不了?”
“也是!”罗乔又叹了口气。
方年的学业成绩那是没得说,裸考都能过。
方年之所以不缺勤,真的只是单纯的眷恋学校氛围……呃……单纯的想多点书。
聊起这类话题,方年也问了句:“高会长有把握保研了吗?”
“有一点,但没你那么稳定,反正我们这届哲学系的保研标准参照物就是你,你这搞得太高不可攀了点!”说到最后,高洁也忍不住吐槽了句。
方年忍不住摸了摸鼻子,没好接话。
他这么优秀,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!
方年在大二年段发表那篇刊登在哲学评论上的论文,是截至目前为止整个中国国内哲学系本科阶段的最高标杆。
高,高到遥不可及。
被引用的次数也不少。
反正据可查信息,前沿、苹果、谷歌等公司先后以不同的形式表达了对文章观点的认同。
…………
随着各个高校正式开学,假期的气氛也彻底过去。
国内几乎所有公司都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新一年工作安排。
比如顺为资本在接受了一支新的10亿基金后,再次进行了对大量公司的增投工作。
以极快的速度将10亿人民币的资金花了个一干二净。
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顺为资本也没忘拉上影响力基金共同投入。
无愧是顺为知名,顺势而为的将方年筹备妥当的影响力基金给拉上了‘贼船’。
随着各个公司的各类计划进行,整个社会开始涌现了出‘春’的生机。
整个二月份扎堆发生了一些事情。
并延续到了三月份。
率先被热炒的大新闻是:
轻聊用户数量突破两亿,在线用户数量破亿,意味着每两个用户就有一个在线。
同步被热炒的是:
轻付钱包用户大规模增长,在移动支付市场原先一家独大的情况下,生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仅仅因为一个春节红包的操作。
无数吃瓜网民为这样的新闻贡献了热度。
“阿里怎么也没点动静?就眼看着轻付钱包崛起啊?”
“传闻阿里所有的精力都在忙着从港股退市完成私有化,可能腾不出手?又或者没感觉到威胁。”
“……”
“不过说真的,轻聊是真的很好用,越用越好用,有红包功能真是方便不少,逢年过节的,亲朋好友过个生日的,不用像以前一样麻烦了。”
“对对对,这功能很实用的,而且又不收钱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们不觉得阿里对轻付钱包已经有了动静吗?淘宝和前段时间才更名的天猫可不支持轻付钱包,反而是传闻京东将支持轻付钱包。”
“京东可没法跟阿里比。”
“……”
网上说什么的都有。
而在这些消息被热炒之后,轻付钱包官方媒体号忽然推送了一则新的消息。
随后‘扫码支付’四个字成为全网热议话题。
二维码这三个字,网民们并不陌生,流行起于前年,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发展,逐渐被更多的人所接受。
被应用于各类领域,最先成规模形式商用的领域是广告。
而现在,轻付钱包忽然宣布将支持以二维码为基础的便携支付形式,并且在宣传资料中介绍到了多种多样的场景,让人们为之震撼与向往。
“卧槽,真就是带手机出门就行了呗?”
“以后钱包都不用带了?”
“现金会被替代?”
“我的妈耶!”
“……”
“出于安全性考虑,目前仅在女娲MindOS上试运行?iOS呢?”
“……”
有鉴于各类监管风险,以及方年自己的个中经历,早在筹备推出扫码支付以前,轻聊高层就向上层提交了全面的产品详细介绍、管理制度、操作流程等情况。
得到了并不肯定的答复。
默认允许试运营,但保持随时叫停的权利。
这些都在雷軍和方年的预料中,并不足为道。
在连续的舆论热炒,确保了足够的噱头后;
轻付钱包与当康游戏的全战略融合,无论是当康游戏平台,还是当康手游平台,都直接接入了轻付钱包。
当康游戏平台不仅可以直接跳转到轻付钱包登录支付,也支持通过轻付钱包扫码支付。
相关支付手段的安全性很有保障。
当康手游平台就更直接,选择支付即可调用轻聊,从轻付钱包中支付。
一点都不需要繁琐的流程。
随之而来的是……
当康手游平台有大量的免费游戏推出了付费道具,增添了大量的玩法。
女娲应用商店也接入了更省事的轻付钱包支付方式,减少了付费应用的繁琐度。
就好像一夜之间,国内的发展进程被按下了加速键。
以影响力基金为首的无数资本机构纷纷下场,在短时间内有近百亿现金被投了下去。
与移动支付捆绑的消费电子,与手游捆绑的移动支付,与社交捆绑的移动支付,与女娲MindOS捆绑的这些上层应用,迎来全面的资本助推。
当轻付钱包推出扫码支付,并通过视频普及了未来支付场景以后,沈尼尔等人就全明白了方年的安排。
为什么要大手笔投资消费电子。
因为……
这样的一个移动支付将彻底串联线上线下,进入到人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。
便利店、超市、商场、公交、游戏、餐厅……
所有能想到的支付场景,都可以通过这个扫码支付的形式来实现。
只要一个二维码识别器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而这样的串联,最先会爆发的一定是消费电子的各个环节。
资本,不事生产的资本,动心了,且沸腾了。
…………
三月初。
轻聊启动了A轮融资。
不少资本机构给出了不同的估值。
通盘考虑下,就没有低于合500亿人民币的等值美元估值报告。
方年以轻聊大股东的身份出席了这次A轮融资会。
当康游戏持有的股份的决定权被方年代为持有。
雷軍、林氷分别以小米代表、个人股东的身份主持出席。
融资会在京城的一家私宅进行。
古色古香的四合院,舒适的春风吹拂,大家心情都不错。
在正式开始前,沈尼尔望向方年,笑呵呵的道:“听闻方总最近辛苦,难得来京城,多待两天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可否?”
“方总,事情是做不完的,多待两天吧。”雷軍也跟着笑眯眯道。
他们……
都因为方年的共赢商业策略,赚得眼睛都能笑没了,真是诚心实意的想要好好招待方年。
见状,方年笑了起来:“沈总、雷总太看得起了,恭敬不如从命,就再多待两天吧。”
反正是周末,倒也无所谓。
在座的都是熟人,笑眯眯的听着方年他们唠这些闲嗑。
其实到了这境地,够资格来的,如果不认识方年,那才是真的奇迹。
方总的排面可不再那么简单了。
说笑了半天,在雷軍简单介绍了轻聊的情况后,方年率先开口:“容我先说一句,当初轻聊从小米独立出来,我占了便宜,一毛钱没花,拿了30的股份;
这次A轮融资,少了多了都不好弄,就由我来稀释10%的股份吧。”
闻言,雷軍连道:“不妥不妥,轻聊能有今天的局面,大方向战略上全赖方总之功,怎么能说是占便宜。”
稍顿,雷軍又说:“如果方总非要这样,那就以减持套现的形式来进行。”
最后谈了又谈。
结果是方年持股比例降低到20%,拿走5亿美元,合人民币31.5亿。
空出来的这10%的股份,由沈尼尔代表的红杉资本为首分润。
至于轻聊的估值,方年就说了一句,大家都是老朋友,给我个面子,计作100亿美元吧。
沈尼尔第一个同意,他早半年多就知道了这个估值,雷軍、林氷也没意见,其他资本机构代表也没意见,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有雷軍掌舵的轻聊,在资本运作等方面当然是不用操心的。
方方面面交割非常清晰。
轻聊计作50亿股总股本。
方年原本持有15亿股,降低到10亿股。
这样的股本划分,起码能支持数轮融资,才需要再拆股。
方年倒不是不看好轻聊的未来,只是他的持股比例太多了,算上关秋荷的那份,总量高达45%!
这一次放出10%,大家雨露均沾,皆大欢喜,往后才好做生意。
虽然方年早就说过要把轻聊做到千亿美元,以现在的进展,可能也就是两三年后就能达到预期,相当于直接损失了95亿美元。
但账不能这么算。
总之,手上多了5亿美元的自由现金,对方年个人来说还是有帮助的,这样皆大欢喜的局面也很不错。
在京城待了两天,沈尼尔跟雷軍共同招待,差点来了出神仙般的日子。
回到申城后,当康游戏那边启动了D轮融资。
这次是针对性融资。
沈尼尔等人有到场,邀请了两个在香港有一定能量的资本机构入股。
估值从去年的1024亿增长到1500亿。
这个估值,两个香港资本机构代表有点喜出望外,毕竟来之前可都知道方年的手腕。
现在的方年可不是在香港酒会上不那么焦点的方年,而是全世界资本界都必须要熟悉的方总!
要知道前沿天使全球现在在华尔街是被称之为虎狼的存在。
不过其实不是太大的交易,持股比例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动。
总计是出让1亿股,共计2%。
方年和关秋荷各减持了0.5%,前沿天使减持1%。
整体上其他股东都没变动,增加了两个新股东。
但每个股东持股价值上涨了近1.5倍。
方年和关秋荷各拿走7.5亿人民币,前沿天使收到15亿人民币。
从年前到现在,前沿天使共计收入23亿人民币,大大减缓了前沿系的‘破产危机’。
至于忽然又手握39亿现金的方年……
他只想说:
这样的季节,哪怕是隔着无数道门都仿佛躺在春风堆里,心情也是特别的愉悦~

======
PS:晚安~读者姥爷们